当前位置:首页 > 六年级日记

你好吗,水边的阿蒂丽娜

2017/3/28 19:50:00 阅读:1363次

  看着最后一抹夕阳洒落在地平线上,暖风伴随一段温暖的回忆吹拂着我的脸庞,似乎一切都是金色的。

  记得几年前,我参加了一个绘画大赛,所有的优秀作品有个画展,作品都在展框里,被高高地挂在墙上让人欣赏。如此大的一份荣耀,我当然希望自己的画也出现在展框里。

  我一路上都在想着我的画能不能获奖。一到展厅,我就焦急地寻找我的画。太心急了,不小心撞到了一位女孩儿。我急忙道歉: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她虚弱地挤出一个声音:“没事。你也是来看画展的?”我愣了一下,半晌才说:“是呢,我参加了这个画展,说是优秀作品能展出来,不过看样子,是不会有我的了。”

  我们一边走,一边聊,看到了一幅画工精湛、色彩纯净而温暖的画。我拉着她说:“你看,这样精巧的画简直是仙笔之卷。”她笑了笑说:“这是我的画,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好。”我有些吃惊,和我同岁的女孩儿却画得如此美丽而温暖人心,我想她的家庭一定很幸福,生活也一定很美好。

  “你叫萧雨萱,对吗?”我看了看作者的资料,“《水边的阿蒂丽娜》,这名真好听。你的文采真好。”

  面对我一连串的话语,她依旧只是笑笑,很苍白,又很温暖。

  我们坐在画廊的木椅上休息,不知不觉中阳光已然暗淡,临近黄昏。此刻,我第一次仔细观察她那张清秀而苍白的脸,但自始至终,她都戴着一顶帽子,没有拿掉过。

  我们看着最后一抹夕阳落幕才相互告别,留了电话号码,方便日后联系。临走时她微笑着说了一句:“能认识你,真好。”这句话意味很深,但我并没有仔细往心里去。

  从那儿之后,我们时不时会一起出去看画展,但更多时候,她都说有事去不了。

 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,她约我去看了一次画展,展出的依然是那幅久违的——《水边的阿蒂丽娜》,色彩依然那么美,那么温暖。但是这一次,她,却有些不同了。

  她明显消瘦了许多,眼窝深深地陷了下去,似乎刚刚得了一场大病。我们边走边看,时不时会评论一下别人的画,然后一起爽朗的大笑。就这样,我们度过了一个温暖而快乐的下午。

  夕阳西下,我们坐在公园的秋千上聊天儿。我絮絮叨叨地说着学校里的快乐与烦恼,她坐在我旁边,静静地听我说,苍白的笑容却掩盖不住目光中的兴奋与羡慕。

  一直聊到傍晚,她才对我说了一句话:“你知道吗?能活着,真好。”声音很轻,以致我几乎没听清楚。

  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。一连几个星期,手机都没有任何动静,我按捺不住,给她发了条问候的短信。过了好久她才回过来:“其实,去画展那天,医生就让我放弃治疗。我得了一种罕见的白血病,只能活三个月了,我绝望了。但是我遇见了你,是你在我最黑暗时给了我光明。”之后又是无尽的沉默,无论我怎么联系她。

  一个月后,雨萱面带微笑,离开了这个美丽的世界。

  “感谢上苍,在我最孤独无助的时候让我遇见你。能活着,真好。”这是她最后给我发的短信,只可惜那个月我正在为期末考试做准备,没有看到雨萱的短信。当我发现时,已经迟了,她早已离开。我伤心欲绝,心中充满了温暖与愧疚,但无论我怎样哭泣,雨萱都再也回不来了。

  时时想起雨萱温柔的笑容,想起那幅美丽而又充满生机的画,又觉得雨萱就在我身边。

  我看向天空,笑了。

  “你好吗,水边的阿蒂丽娜?”

  “你好吗,雨萱?”

  祝你在天堂永遠幸福……